当前位置:思涵中文小说网 > beat365是骗人的么_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下载_beat365下载苹果版 > 寡妇恩仇记最新章节

旧事

寡妇恩仇记?|?作者:秋李子?|?更新时间:2019-10-22
推荐阅读: 情僧三嫁公主武极登峰撒旦总裁的娇妻逃妃你玩不起紫儿的故事至尊霸主诱你成瘾一个草根大学生的淫欲经历无限英灵战姬

旧事

过完中秋,时日又似飞一般往后过,萱娘料理家务,闲了时督着英姐姑嫂做些针线,去亲戚家走走,却脚步再也不去陈家大宅。也从方三奶奶那里知道,那日源哥和大老爷,秦大郎他们吵的都要闹翻天了,临了还是依了大老爷他们的话,把三千两银子兑了出来,却只换了五百亩田地,剩下两千余两,统交与二奶奶手里,说是日用开销。

源哥虽不服,却也没搬到二老爷藏娇的那所房子里面去,拿来卖了,卖的得银子,说是要做生意,一厘都没交给二奶奶,不知怎么胡花,满城现在都在传,陈家这个败子,只怕也是当日严败子的下场一般。

讲完方三奶奶还叹道:“却是我瞧她家惠姐,好一个女儿家,却是有了这样的哥哥,谁还肯惹麻烦上身?”萱娘想起惠姐,心又往下沉了一些,源哥若真似严败子一样,败光家产才死,倒成了讨债儿子了。

那严败子是去年冬天,被人发现死在河边的,当时衣裳褴褛,面黄肌瘦,竟是活活冻饿而死的,连收尸的人都没有,最后还是地保出面,寻了两个乞儿,一领破席,浅浅的埋在了乱葬岗上,埋他时节,有去看的都道,他若早死三年,也算享尽了福才死。

萱娘当日听了这话,也依言训诫了自己的两个儿子,今日方三奶奶又提起,只是一笑,正待说些旁的,却是玖哥进来,行过了礼就站在一旁,萱娘见他脸上神色有些不对,望他一眼,方三奶奶起身道:“这都来了半日,也就回去了。”

萱娘起身送她出门,回转来时,见玖哥已经坐下,脸上神色还是变幻莫定,萱娘等了半响,开口道:“有甚话你就说吧,我们母子还有甚么话不能说的?”玖哥沉吟了会,开口问道:“娘,儿子前些时日却听的有人议论,又去细细访了,只是他们说的,都前面矛盾,儿子仔细想过,才想来问问娘,我姨娘,究竟是怎么死的?”

萱娘没想到玖哥问的却是这话,虽然也曾想过玖哥会不会问起这事情,却是没料到来的这么快,抬眼看看眼前的玖哥,十七岁的他穿了一领儒衫,脸庞虽像极了叔洛,眉目之间却还是有他亲生母亲的影子,那还是当年不过三个月就抱到自己身边的小小孩童,萱娘不由叹气:“玖儿,你都长这么大了,若不是林家退亲,也可给你完婚了。”

说着手就往他脸上摸去,自玖哥十岁之后,自己就没这般对过他,手下的肌肤已不似孩童一般滑嫩,而略有粗糙,轻轻抚过他的眉眼,萱娘收回手,叹气道:“玖儿,你姨娘的死却是和你爹有干系,你说,身为人子,能为了娘去怨爹吗?也能为了爹就不管娘了呢?”

虽说众人语焉不详,玖哥却也知道当日自己的生身母亲,确是和自己的爹起争执后才上的吊。只是想法去寻到宋大之时,他话里也有些责怪萱娘不去回护,才让自己的生母丢了命,玖哥听了这话,还有些怨萱娘。谁知方才萱娘的手在自己脸上抚过,那双记忆中温暖细腻的手,虽依旧温暖,掌心却多了些粗糙,瞧见萱娘的鬓边却有银光闪过,娘不知何时已经添了白发,又听到她问出这样的话来,玖哥喉头不由哽咽,身为人子,该何从抉择。

玖哥不由吐出一句:“娘,罢了。”萱娘却似没听到一般,手拢在袖口里,目光游移,声音却带了无尽的疲倦,在陈家将近二十年,理家,丧夫,争产,抚子,处置各种事情,现时自己当亲生子一般带大的庶子又问出这样的话来,萱娘觉得无尽疲倦,缓缓的道:“玖儿,你大了,这些是非曲直,想来也会自己去想,为娘的也不愿多说。”

玖哥此时已经泪流满面:“娘,却是儿子不该问的。”萱娘深深叹气:“你是她的亲生儿子,想知道这些,也是常事,只是为娘想告诉你。”说着萱娘直视玖哥:“当日却是我回娘家去了,若是我在,宋妹妹她也未必会。”余下的话萱娘并没说出来,玖哥跪倒在萱娘面前,痛哭流涕:“娘,却是儿子。”话没说完,又被萱娘打断了:“这些事,你迟早会知道,早知总比晚知好。”

玖哥见萱娘这般,更是难过,萱娘瞧着他,抚了抚他的头:“儿,你姨娘若知道你还念着她,想必心里也是高兴的。”听见萱娘反来劝自己,玖哥不由越发哽咽了,半天才点头,萱娘拿过一样东西,递给玖哥,唇边浮起一丝苦笑:“儿,这你瞧着办,该增该减任由你。”

玖哥擦泪接过,却是一本帐,心里疑惑,打开看时,里面却记着,一年给宋家支十两银子,两担米,一百斤柴,上面还有宋大的手印。玖哥瞧了这帐,心里似明镜一般,抬头望萱娘,萱娘却只是闭着眼,揉着左边的额头,显得疲惫不堪,听见玖哥吐出一个娘,挥手止住道:“起来吧,他再怎么无赖,我瞧在你姨娘份上,总不能瞧着他冻饿而死。”

玖哥越发心里明白,只是依然颤声叫娘不止,萱娘睁开眼睛,反笑了,把他搀起来:“玖儿,娘这一世,连你妹妹算上,也不过三个孩子,不对你们好,该对谁好呢?”玖哥的泪又在眼眶里面打转,萱娘止住他:“玖儿,男儿有泪不轻叹,这些事情,你知道就好,也不必说了出去,你和你弟弟,虽则异母,却千万别忘了同父之情。”

玖哥重重点头,母子俩又说了旁的,玖哥这才下去,萱娘却觉疲倦异常,望着玖哥出去的身影,萱娘不由把身子缩成一团在椅子上,这些事情,可甚么时候才是尽头,叔洛叔洛,也曾望过你能撑起家业,谁知你撒手而去,出拳之时,可曾念过家里妻娇子幼?

萱娘正在感伤,迟疑的声音响起:“三嫂,你却是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坦?”听来是个男子的声音,萱娘忙直起身子,擦擦不知何时流出的泪,抬头看来人,原来却是李成,忙笑道:“李兄弟请坐,却不知甚时候来的,怎么也没人通报一声。”

李成听的萱娘话里,还有些嘶哑之声,脸上的笑却似挤出来的一般,心里叹息,却也没说破,坐下来道:“我却是来望昭儿的,谁知进大门就是静悄悄的,统没个人,一径来到厅上才见了三嫂,心头还在奇怪。”

萱娘略一思索,就知这些下人定是被玖哥遣走了,心里微微叹了一声,却还是笑道:“却是有些事情,遣他们去做了,本只一会就来,谁知过了这许多时,都没见他们回来。”说着就往外面叫人,叫了半日才有个丫鬟跑进来,当了李成的面,萱娘也没说甚,只是吩咐她预备茶水,李成方才却见萱娘感伤,自己也觉得尴尬,连声道不消,就要起身去见昭儿,萱娘也不多留,唤个婆子来带他去了。

却深深叹气,怎么偏生就让李成见到自己那般哀伤模样?可也是巧,李成不过昨日方回来。思量一阵,萱娘叹气,却还是要去操心,自去厨下预备酒饭。

这件事玖哥日后也没再提,过了几日就把那笔帐还了萱娘,称凡事还是依了娘的主张,萱娘心头又放下一件事,不过全心过年罢了。

过罢年,忙完春耕,李成又似往年般出海去了,昭儿早已习惯,不过就是叮嘱爹爹自己小心。萱娘却算着明年怡姐的孝期就满了,预备一满了服,就给她和留哥完婚,在宅子东边又盖了个小院,预备做留哥的洞房,唤了工匠打家具,打首饰,做衣裳,各样摆设采买,却也是慢慢的在预备了。

昭儿和英姐两人也在旁边帮着,萱娘反觉得没有原先烦累,这样一忙,就过了七月,玖哥去省城赴试,留哥读书不如玖哥,却对做生意很感兴趣,丢了书本去丝行请教小钱管家,现在也不称他为小钱管家了,都知道刘家还了他家的投身纸,人都称他为钱掌柜,留哥想学,钱掌柜也肯教,倒是好一对师徒,不劳萱娘操心。

这日萱娘正在和昭儿她们挑留哥新房里用的帐子等物,萱娘选个鲜亮的,笑道:“这颜色,看着就喜气。”昭儿摇头,从五颜六色的料子堆里挑出一样,对萱娘笑道:“娘,我瞧怡妹妹也是个恬静的性子,这个她会爱。”

萱娘拿在手里瞧瞧,却是雨过天青色,上面还搀了金线,瞧起来素雅又大方,也不失喜气,点头笑道:“就是你细心,记得她喜欢甚么。”昭儿抿嘴一笑,萱娘放下料子,伸个懒腰道:“罢了,就你和英儿挑吧,选你们年轻姑娘爱的,我就不掺合了。”

英姐手里拿着料子,听了这话,回头笑笑正要说话,一个丫鬟慌慌张张进来,急得话都不成句了:“奶奶,出大事了。”萱娘正在喝茶,听了这话,皱眉看向那丫鬟,丫鬟见她镇定,定定神道:“奶奶,方才有个认不得的人来了,他说是原先家里的总管要求见奶奶,奴不让他进,结果他说要奶奶快去,出大事了。”

萱娘见她啰嗦半日,也说不清爽,皱一皱眉,起身道:“前面带路。”丫鬟忙要来搀她,萱娘一推,径自到了前面,举目一看,那堂前皱眉踱步的不是陈大是谁,素日在大宅里时,陈大却是极尊重萱娘的,不是面上做出来的。

忙快步走上前,陈大听到脚步声,还要还规矩行礼,萱娘忙止住了:“陈总管,却是有甚么事?”陈大哀声叹气道:“奶奶,却是源哥要把惠姐卖了,小的想求奶奶去止住。”惠姐,要被卖了,萱娘这一惊,不由看向陈大,陈大眉头皱成一个疙瘩:“奶奶,却是惠姐的丫鬟来求大老爷,说怎么能眼瞧着惠姐被卖去做妾,大老爷却一句,她亲生的娘都管不得,这个做大伯的自然更不能管,小的这才厚颜来求奶奶的。”

寡妇恩仇记最新章节旧事,欢迎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新书推荐: 午夜缠绵:娇妻十二岁偏戏花美男首富天下天才废柴长生记之寻宝传奇今天我又拯救了世界魔道之路蜗婚:距离爱情1平米御妖成奴:第一神兽魔妃钱荼无量我当上帝那些事儿异域Online总裁,婚不由己龙人祖庭王爷诱妻重生之从头武十三的诡诞之旅狗仔大亨阿姨丝袜勾我天作孽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