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思涵中文小说网 > 耽美 > 极限零距离最新章节

第8章end

极限零距离?|?作者:涂鸦?|?更新时间:2019-10-22
推荐阅读: 网游之不落的黄巾旗如果你也爱过一只蝉商家大院一笑城倾假面藏真终极漫威如虹风雨江湖之风起云涌被暗恋的各种姿势奈叶同人之苍空之誓

    醒来时,蒙胧的空间不再漆黑,恢复光亮的四周早散了场,没了其馀的观众,就剩他们仍留坐在原位,双手环绕着的人,还静静的牢抱着自己,等待自己的苏醒。?

  梦里那片熟悉的、令人想念的湛蓝色天空也已不在了……?

  脸畔的发丝被拂了开来,露出乍醒尚带着一丝茫然的脸庞,指背於面颊轻轻来回抚搔,苏洛兀自犹然发呆,在刹那间他有股**,想现在就开口告诉他──?

  「欸,展靖尧……」?

  将人一把抱起来坐好,展靖尧伸手替他拨开因为侧睡而**脸上的发丝,按了按上头微红的印子,等待他的下文。?

  突然又恢复成面对面相望,苏洛怔忡的看进那双盯着自己的黑眸好半晌,张嘴嚅动了几回;最後,只是俯身又窝回男人怀里,边揉了揉眼睛,说:?

  「我饿了。」?

  看起来瘦削纤细的体型,胃却意外地很有容量。?

  不仅挨不住一点饥,只要是多耗了些体力,下一秒便会喊着肚子饿了要吃东西,且不管几分钟前是不是才刚填饱肚子或是刚吃了零食,而如果不给吃、或是限制他,还会毫不客气地绷着一张脸给你看,想闹脾气的样子谁也挡不住,最令人费解的是,那身材也不曾见过横向发展。?

  ──这家伙根本就是民以食为天的最佳典范。?

  瞥了眼苏洛手上那几只刚被他啃净的竹签,另一手又接过了摊贩递来的纸袋,展靖尧揽过他的腰,手在肚皮的位置拍了拍,又轻轻按了按再揉了揉。?

  连吃好几摊了,就不见弧度稍有隆起。?

  「……都吃到哪了?」?

  苏洛回过头来,犹在咀嚼的**边还沾着酱汁,「什麽?你刚刚才嫌我胖!」?

  因为多睡了半节电影,现在又正补充(食)着热(能)量,脸上明显恢复了不少元气。单指抹去他嘴边贪吃留下的痕迹,展靖尧收回手舔掉,煞有其事地淡道:?

  「嗯,再胖就不要你了。」?

  少年的反应总是立即且很迅速的--皱起眉头,**紧紧抿起,因为还塞着食物的关系,脸颊鼓鼓的,侧面看过去像是金鱼扁高嘴的样子。?

  瞪着人好一会,最後苏洛只是把占满手的袋子通通丢给他,然後拿起手中最後留下的袋子里、那刚烤好烧呼呼的玉米,用力的啃了起来。?

  「不给你吃!」说罢甩头继续步往下一摊,满塞着食物的嘴边碎碎念道:「敢不**……敢不**吗!我才不要如你所愿去减肥,我还决定把自己吃到胖死然後最好把你压垮!」?

  像是丝毫不意外他会有的反应,展靖尧从後头凝望着少年略显单薄却总是充满活力的背影,只是提好被丢过来的、一袋又一袋仍冒着腾腾热气的食物,缓缓从容地跟在他身後;黑眸里,那淡淡敛下的意味全是轻浅而不需被察觉的。?

  然而这样的距离总维持不了太久。?

  稍走在前方几步之遥,苏洛边啃着玉米,边漫不经心的转着视线,东看西瞧了好一会,最後还是偷偷地将视线往後边角度调了几分。?

  这几眼,好像就拉不回了视线──走在後头的那个家伙,个子明明那麽高,却总是慢吞吞的像个老头子在散步!?

  算了、他本来就是个老头子,他是个老头子,是老头子……苏洛不停地在心里叨叨碎念着,却未曾察觉过自己的脚步也在不知不觉中放慢了。?

  然後,等待,变成了一种再自然不过的习惯。?

  伫立在原地,看着远方的人,高大的身影一步步沉稳的走向自己,明明就只是这样简单的事简单的动作而已,却好像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特别的事。?

  因为,他只会朝他走来吧??

  他总是这样,不管有什麽事,总有着最淡然从容的步伐;而他,不管有什麽事,总会不由自主站在原地等他,或者乾脆一步向前拉近距离,直接跃入他眼前。?

  等他再次提起脚步的时候,好像也在不知不觉中,又走回到了男人身旁,继续并肩而行。?

  盯着苏洛呈现鼓鼓**状的侧脸,不知是塞满了食物还是刚刚气的?拉过他,展靖尧由後头倾身,就着抬高他的手,咬了口他手中拎着的玉米。?

  「大胆叼客竟敢抢我食物!」睇了他一眼,苏洛大口啃掉了最後的一口玉米,刚还**的一整支,顿时彻底乾乾净净。?

  满足的**嚼啊嚼的,苏洛斜睨着他,挑了挑眉,道:「好吃吧?是不是後悔没跟我抢着吃?很好──」?

  「……好甜。」展靖尧抿了抿唇,眉头很直接地皱了起来。?

  苏洛愣了愣,这才想到烤玉米这种小吃其实从里到外根本都算是甜的……看着男人仍蹙着眉心明显露出不喜欢的模样,他又呆了呆,最後,却是开怀的笑了起来。?

  哪怕只是一点点不一样的小事,只要思及只有自己能够看得到、能够独享,就会觉得那是最美好的事。?

  因为少年喊饿,又吵着说想吃中式小吃,所以男人带他来到了华人聚集密度最高的街区。?

  周末日,唐人街的夜晚同样少不了来自各方的饕客,几条有名的小路边满是热门摊贩与餐馆,中式料理绝对少不了,中国城内还有夜市;两人这时正逛不过三分之一远而已。?

  实在是意犹未尽,苏洛乾脆拉着展靖尧继续逛下去,逛到後来,男人手上全是食物袋,他嘴里还依旧吃个不停,好像怎麽也吃不饱,那双好奇的眼睛更是逗留不息。?

  从起头便开始拣着食物边走边喂肚子,路上不乏有些熟悉的台湾小吃,虽然味道不若家乡般道地,也不如真正的台湾夜市那样齐全,但他至少还未逛过异乡夜市,所以兴致特别高昂,看到什麽都想嚐一嚐、试一试。?

  途中也曾路过不少游戏摊,但全是些在老家随处可见、却会让异国人感到相当好奇而兴起玩意的小东西;反之,像那种衔上气球或水球,在哪国都可见的花式**击摊,却引起了苏洛的注意力与玩心。?

  因为,他看中了摊位上那只不经意瞄到的,只有手掌般大的小黑豹玩偶。?

  黑黑的身体,黑黑的眼睛,除了少少的眼白之外,就是那用着半敛下的眼眸,堆出懒懒窝着却不怎麽理人的冷酷模样,但因为是娃娃的关系,虽然神韵全仿出来了,但终究还是只极讨人喜欢的玩偶。?

  起码,就很讨苏洛喜欢。?

  只见他目光全系在那只小黑豹身上,往旁哼哼两声睇了眼展靖尧,瞬间湛亮的猫眸里全缀上了势在必得,执起一把刚灌好的气枪,很帅气的选了一个旋转活动式跑靶,眼瞳一缩,开始瞄准──?

  第一发、第二发、第三发……一一俐落的击中了,待要**第四发的时候,才察觉怎麽一旁的人都没动静??

  苏洛转头给了他一记很鄙视的目光,眸里大有「怎麽不玩?怕输我啊」的意味。展靖尧睨了他一眼,黑眸里淡淡的惬意既浅又泰然自若,随手抄起一把,回头──?

  「啪啪啪──」连续几响未停,连瞄准的劲都还没看清楚,旋转跑靶里的气球三两下已被清光了。?

  不过几秒的时间,摊上的老板呆在那里,一旁的客人也傻在那里,男人放下气枪依旧是那冷冷淡淡什麽都不在意的模样,而原本表现帅气的少年则是笑了,笑眯眯的,眯起那双猫眼,朝可爱又脸红的服务生伸出了手,指定了那只无人问津的小黑豹。?

  想要的小娃娃简简单单就到手了,苏洛拿在手掌里端详又端详,忽然凑近到男人脸旁贴着,挑起的猫眸在两者之间来回仔细打量再打量,突然整个爆笑出声。?

  「哈哈哈──好像!怎麽会这样像啊?!我就说吧,展靖尧你们好像!」随即又像变脸似的敛下笑意,做了个调皮的鬼脸哼哼补说:「都是这副冷冰冰讨厌鬼的样子!难怪没有人要啦。」?

  闻言,展靖尧扬眼,接过那只小娃放在手中丢了丢,仅掠了眼,淡说:「不要?那丢了。」?

  说罢他手举起,状似就要随地往旁一扔,苏洛迅睁了下眼眸,反应敏捷地冲过来抢了回去,两手紧张地牢牢揣在怀里。?

  「我哪有说我不要!」?

  「那是要了?」?

  「废话!」?

  「哦……」?

  苏洛警戒的盯着他,就怕小黑豹再被他抢去丢了。?

  「那麽……」双手缓缓向外敞开了外套,男人眯起眼,微仰起脸的模样微微淡然,深邃的眸光却释出了一股慵懒。?

  「你是要它呢……还是我?」?

  ……?

  冰块**的声音,浸迎上风的和缓。?

  这家伙,一定是知道怎麽操控他的心跳频率的方法吧?每一次总是如此,不管他如何调皮捣蛋,他总是有办法制阻他,再将他揪回到他怀抱里。?

  撇了撇嘴,苏洛原地踟蹰磨蹭了会,缓缓将娃娃负手背到身後,然後慢吞吞不甘不愿的,踱回到展靖尧面前。?

  明明是懊恼的神情,脸庞却无法遏止的烧红了起来,「你、你……不要老对我这麽坏心眼啊!」?

  「是吗。」收起外套,将人丝毫不受推拒的纳进怀里,展靖尧缓缓俯首,在他耳畔启唇,恍似微喃低语。?

  「可是,……。」?

  原本还抓得牢牢的小黑豹,忽然像失了重力似的掉到地上,滚落在少年的脚边。?

  「你……」一把拽住他的衣摆,紧紧地抓牢,苏洛微启的唇瓣动了动,好一会才说得出话来:「再、再说一次!」?

  言语对这男人而言,总像多馀的空气重量般而已,然而哪怕只是一个字,都是他不轻易开口的、最深沉最深沉的允诺。?

  定定注视了怀里的人一会,展靖尧手指轻轻抚息他抖瑟的嘴唇。?

  「说第二次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拍开他的手,却反被抓住,然而无论如何,他也遏止不了那种由头到脚皆剧烈不已的颤软感,闷声说:「我……我整个人不早就都是你的了吗!还能付给你什麽代价……你又想把我当笨蛋耍着玩吗?」?

  原本还半调皮地闹着别扭,下一秒却紧绷着脸、努力睁住通红的双眼不敢眨,倔强的模样,都是他忍着住眼眶瞬间涨热的**。?

  展靖尧蹙了下眉,轻捏了捏他的下颔。「怎麽老那麽爱哭。」?

  「我哪有!」急声回话,苏洛立刻用手臂粗鲁的抹脸,两颊顿时被磨得更红,明明就还没成真的,然而似乎越擦就真有那股**,欲盖弥彰的来来回回擦了几次,就是不敢收回手。?

  这家伙根本就不明白,他的随便一个举动都有可能是影响别人的情绪,哪怕是最无关紧要、戏谑着他的一句玩笑话,他都会因为说出那句话的人是「他」而当真。?

  「哭、哭又怎样!关你什……痛!干什麽你……」?

  攫住下颔的力道突然收紧,苏洛痛得倒吸了口气,抬起眼眸,蓦然对上一双温度骤降的视线。?

  「再说一遍,不关谁的事?」?

  轻描淡写的语调,却沉得让人心悸。?

  苏洛固执的紧抿着唇,不退缩的迎上他,就着被抬高的脸伸手抹去眼眶静静溢滑下的湿热。?

  再怎麽痛,也不能再说出那种话……调开视线,他是宁愿吃疼也不肯开口示弱。?

  良久,耳边轻轻传来的一声喟叹,淡得几乎虚无。?

  「好了,别擦了。」?

  拉开他自虐不停的手,由於两人的举动实在太引来无关的注目礼了,展靖尧捧起苏洛的脸看了看,用袖底帮他轻轻吸净拭乾後,敛眸牵起他,转身走向他们的来时路。?

  低下头,用空着的那只手大力抹掉脸上不经意再起的**,苏洛默默念着自己是笨蛋是笨蛋,鼻头却越来越红……?

  「……」?

  彷佛是错觉,失神了下,苏洛倏地抬起头,看着前方的背影──风中忽然传来的低语,是谁从不曾有过的呢喃与轻声,却真的再次为他复述了一遍……撩拨过他心弦,一如那总是毫不客气的冷淡嗓音,却留下很深很重的力道……?

  对上随之缓缓转侧而来的黑眸,内镶的惯然淡定在那顷刻,都是只有他才知道、他才看得出来的……仓皇的再次低下头,仓皇的再次用臂抹脸,狼狈不停的动作,却再怎麽急着擦掩也不及瞬涌的速度还要快,苏洛咬了咬唇,又是笑又是抿的,最後仍是半泣的笑了出来。?

  「你真的……真的很坏心耶……」?

  然而就算自己是这样又哭又笑像个笨蛋似的模样,也是不会有一丝丝後悔的吧?贪心的拿、贪心的从对方那获取自己想要的,好像怎麽也不足矣。?

  看他这样为他而**,让他这样为他的一言一行又哭又笑、又开心又生气……其实都是他想要给予他的,真实的一种在乎。?

  这时候是回程了,最初的来时路不再只有他们而已,同一条路上,渐渐多出了不同的人,不同的身影,重重叠绕在四周,就在他们身边。?

  一前一後,紧握的两只手,出口在即,眼前仍是有那麽多道陌生影子来来回回,望着那道宽大的背影,苏洛忽然止住了跟随的脚步,手顿时因为停滞而脱离了男人。?

  手心蓦然一空,展靖尧第一时间回过头,苏洛却只站在原地直直的看着他,不再乖乖地朝他走来。?

  少了相连的牵附,厚重的人潮很快地瞬涌进两人之间与周围,一道道灰色身影彷若不停回绕的影片,在两双眼睛对视之间来来去去,他们的距离却已相隔越发遥远。?

  瞬也不瞬的望着男人,人影单薄掠过,少年已褪去原本的平静,缓缓扬起了一抹笑意,眨眼之间,已然消失在人海里,只留下一抹红色馀影,在黑夜与人潮之间摆荡。?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麽,这一次,换你来找我吧。?

  喂、你会来找我吧??

  静静站止於原地,那几秒过後,男人垂敛下眸光里的锐利,重新拾起步伐,走进了重重人海里。?

  他准备,再次牢牢将那抹跳脱出他视线的红色身影,捉回怀里。?

  ……?

  密密麻麻、不见前方路途的人海,少年穿梭其中的身影灵活自由来去,随性重叠在每一道人影之後,然後会在偶尔悄悄地转身,期待身後的那一个专属的位置。?

  还不能下来,要继续的跑,却又一次次停下来,再跑开,再停下来回眸,然後再继续跑开。?

  他也曾这样追逐着一个人的背影跑,不知道会不会有回应,不知道结果是什麽,不知道对方在想什麽,只是因为想要,所以既然要得到的话,就要不停地向前。?

  像这样被追逐着跑远的自己,能够不乖乖回头的跑多远?然而那需要跑多远,才能知道无论多远他也会把自己带回来??

  那麽,你又能承受我跑离你多远?距离的极限在哪里??

  等待似乎不会太久,又似乎过了冗长而久。?

  苏洛突然再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回过头了,他的眼前,依旧没有那道熟悉的身影在前方等着自己,或是慢吞吞却绝对不会迟疑地朝自己走来,并将自己拉回他怀里。?

  一道道的人影来来去去,却一个个都是陌生的面容,都不是他。?

  会不会,就此两端走远,不会再靠近??

  於是他不再跑了,终於停下拉开距离的步伐,乖乖的不再动,缓下的脚程自然地随着人群一**移动,适才刚恢复原本的淘气灿烂笑意的脸庞,复又渐渐地褪去光芒,眸底缓缓浮现的一丝黯淡,就像在考验他的骄傲,正开始随着茫然被冲刷游走。?

  出口就在眼前了,苏洛最後一次迟疑,决定再回过头一次──然而已然微微散开的空旷的人群里,还是没有想见的人,胸臆的频率重重的沉下,就要恢复为平静。?

  ──然後就是那瞬间。?

  心又忽然开始急速的跃动了起来,全身彷佛每一寸都能感觉到那个人的存在,苏洛倏地转头看过去,原本褪色的瞳眸再度恢复灿烂熠熠的神采。?

  不知何时就在那里的男人,正倚在柱子边定定、瞬也不瞬的看着他。?

  那双墨黑的眼底,还是那抹未曾抹去的深邃与漠然,却悄悄窃上了男人独有的淡淡式戏谑,只有少年看得到。?

  苏洛愣愣的站在原地,然後缓缓朝他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不管我跑多远,都要记得把我捉回来啊,一分钟也好,两分钟也好,多久都会等到你;所以,喂、快过来牵住我的手。?

  只要抓住我,我就永远都是你的了。?

  距离的极限在哪里?哪怕只是零点零一秒,也不允许;终於,还是会回到这个人的宽大掌心里。?

  伸臂回抱住他,苏洛深深的将脸埋进展靖尧怀里。这样安心的感觉,是再也戒不掉的,只能牢牢地、不停地再将力道越缩越紧。?

  这样,谁也不会再跑掉了。?

  照旧不需要害怕,也不许惊慌,不管此处是哪里,想要打出特大号全垒打,还要又快又准且带有绝对的威力,那就绝对不需要犹豫。?

  一如我曾那麽义无反顾的走向你。?

  抬起头,仰起脸,少年依旧那样任性而骄傲,猫瞳里那抹闪烁调皮的眸光湛亮而纯净,衬着挑衅的神色看着男人。?

  彷佛正霸道的告诉你──你,只能属於我。?

  同样那样淡定从容的男人,依旧无言接受了他的挑衅;於是他,在喧闹熙攘的人群里,在这世界的惊艳目光里,缓缓俯首深深吻住了他的少年。?

  呐呐、而我,永远都是你的了。?

  —完—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

极限零距离最新章节第8章end,欢迎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一代强人医手遮天,毒女猖狂仕途正道帝国第一王后穿越后的变性恋爱前世空,今生囧注意妖狐出没校园美色专辑、无限短篇、无限刺惹上妖孽夫君圣天使物语爱在新西兰神秘夜夫锁命妻心灵快递之惨淡往事:此情追忆现代妖怪录蓝色生死恋之穿越恩熙川子沟暴君的流氓小樱桃子慕雪晴拽女也混黑涩会因果九碑